Joe’s research

生態建築與風水淺談

Posted in 風水資料 by joeyiu on May 16, 2009

~ 本文刊載於當代設計雜誌 ~

「讓我們有一天能過的如自然一般從容不迫,不輕易地被掉在鐵軌上的堅果或蚊子翅膀等這些小事給帶離常軌‧‧‧‧‧‧‧如果火車頭鳴笛,就讓它叫到發痛而嘶啞。鐘響了,我們為什麼要奔跑?‧‧‧‧‧‧‧我常感遺憾為何我不似初生時那般有智慧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~ 羅梭 ~

東方人自古以來對於未知是心存”敬鬼神而遠之”的 態度,既要求福也求避禍,恐懼地生活在明顯的二元矛盾中。在建築或室內設計的業務中,設計者常要在風水的考量上,費盡心思。通常在整個設計的最高指導原則 不是夢想需求,而是風水堪輿,大則陰陽五行流年八卦,小則魯班文工分寸必爭。筆者無意挑戰根深蒂固的傳統習俗,倒想嘗試將結諸般的忌諱聯結到可理解的道 理。從生態的角度輕揭風水的神祕面紗,也許設計的種種綑綁可以稍稍釋放。

‘ 沒下雨就是好日子’這是家母對好日子的定義,我很欣賞他老人家這麼豁達的智慧。所以我也稍加引申‘沒恐懼就是好風水’。經常在談設計過程中,感受到業主的 憂慮與不安,深怕做錯一步就會家破人亡。還沒開始享受豪宅,就開始擔心破財,彷彿財富所得與自己努力無關似的。我想這是一種‘謝天謝地’的謙卑美德,但是 過多的恐懼卻讓人無法輕鬆享福。既得利益者怕稍縱即逝,未得利益者苦心追逐。有錢不是壞事,但是有錢地不快樂就不是好事。

‘住的健康就是好風水我想是生態建築最簡單的註腳,我也運用在我實務上的思考辯證。從哪裡看出是否住的健康?我想可以從你在空間中的自由度來做判斷,正如紀伯倫先知一書中所說的”你的屋子是你身體的擴大”。你是否成為空間的主人,而不是空間的拘囚?我認為風水是一種合理統計過的機率參考值,以現代科學的角度來探討,可以用建築物理環境心理學來說明其價值。

首 先談方位的考量,南向的房子理所當然是北半球的風水首選。風向在夏季迎西南季風散熱、冬季避東北寒流,夏季日正當中避炎、冬季斜陽入室取暖。這都是淺顯易 懂的道哩,但朝北就風水不佳嗎?在密集的都市建築叢林中,日照與風向往往不盡如人意。反向回流與高樓阻擋常會逆轉效果,使朝北屋主得塞翁失馬之福。

至於室內方位,例如樓梯設計在建築物左側 (龍邊)。源由於上下樓梯的使用慣性,大多數人的慣用較強壯右手。對於下階梯的支撐右邊扶手的設置當然比左邊必要,因為下樓比上樓更具危險性。所以”左青龍右白虎”這個定規,從此不難理解因為較順手、較安全。更進一步推敲,單邊扶手螺旋梯逆時針旋轉應優於順時針,也是這個道理。所以其來有自,並非只是”舞龍人旺、驚虎招惡”等霧裡看花的玄理。

再者針對地勢與形狀,比路面低陷的土地常被視為壞風水,是因為水往低處流,沒有人希望”遇水則荒”。其實不盡然如此,從生態建築的角度來看可以是優點。許多”覆土建築”還要大費周章挖土填坊,才能達成隔音斷熱保暖等功能呢!

Emilio Ambasz在墨西哥加納列斯山脈住宅 (Casa Canales)設計中,就巧妙的運用了這個地形特質(缺陷)成就了一個天人合一的好山好水好住宅。所以敏銳的設計者會懂得如何借力使力、化腐朽為神奇,而不會拘泥僵硬的風水常規寸步難行。

“氣場”是風水裡常關心的項目,例如房屋位置是否在無尾巷或路沖?開門有無穿堂風?都是在檢討空氣循環與動線的問題。在歐美國家住宅區反而多設計出囊狀道路系統(類似於無尾巷),除了可以減低汽車流量與速度外,更有維護社區私密安全性,是十分人性考量的設計。而建築座落於道路終點(所謂路沖)所潛藏的危險與廢氣,本來就對居住者帶來明顯實質或心理的威脅。所以古時設”石敢當”、現代設廣場,都是提供有效的阻擋與緩衝距離。但如果對相隔很遠非直接的路沖,或者根本是行人步道的”煞氣”耿耿於懷,那就真的是想太多了。

至於室內廚房爐火不對門,爐口、冰箱與水槽不得相對的道理也不是什麼奧秘。大門開啟引進氣流會影響火的燃燒,小則熄火、大則失火。爐口、冰箱與水槽不得相對,是因為早期灶腳(廚房)多窄小,往往取水與添柴會互相干擾。所以先人有鑑於此,特立此忌諱以避其失。而冰箱吐寒氣,對站立於爐火前的煮婦豈不兩面夾攻,在人體工學上的工作流程操作也不順手。

再談”抱水”,即指房屋被水道所環抱之聚財好風水。其實打開生態水紋地圖,道理即可了然於胸。水灣處會形成特殊之河道地形,灣內日漸積沙成沃地,灣外衝蝕成危壁。一則以增、一則以減。你說水的哪邊是福地?再看近日河水暴漲,沖堤潰岸之處,豈不都是發生在外側彎,這正是風水所指”彎弓射箭”破財之凶地。住的都不安穩,哪來財源滾滾?

最後,就視覺造型與建材做點討論。銳角在現代設計中常具有強烈的動態效果,卻是風水一大忌諱。面對這個關卡,設計者不得不圓融以對。甚至房屋如面對有鄰房的牆角,都被以”壁刀”相稱而折價。在動線或主要立面上,目光或肢體遭遇尖角的確會造成不舒服,誰都不希望”惡景常常在”,長久下來真的會悶出病來,這已是環境心理的層面。但如果要面面俱到,看來只好大家都住在蒙古包,因為絕無死角。至於大理石”極陰”一說,我想不外乎是其接觸面冰冷特性,而不應該認定是屍骨遺骸。萬物換化,循環不息是宇宙之道,豈能說是”借屍還魂,遺禍人間”。

大雨之前,燕子低飛;地動之先,螻蟻易巢,唯獨人們看氣象報告,因為不相信自己,也失去本能。如同羅梭所言:「我常感遺憾為何我不似初生時那般有智慧。」風水之慮可以多如牛毛,亦可泰然處之。所恃之處,求其放心。所以在迷信風水嚇唬自己之前,不妨先做點功課去了解自己與自然環境的關係。在眾說紛紜之中才會有一把尺了然於胸,這時再去選擇”寧可信其有”的客觀風水,不至於捨本逐末、食古不化。

from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omathedog/443891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